中国专业翻译服务商

服务热线 HOT LINE (24H):

1801278137913013776078 0512-65243420

最新新闻

翻译行 业正在结构转型 “翻译大师”该重新定义

去年11月,大翻译 家杨宪益先生去世;上个月,又一位巨匠——德语文学翻译家,尤其擅 长德语诗歌翻译的钱春绮先生因病离世。
这些年,每当有大师故去,他所在 的那个领域总会浮现出一个沉重话题:谁能补 上大师留下的空缺?这回是翻译界。
然而,这回翻 译界的议论远远超出了“企盼新 的文学翻译大师”的范围。因为,尽管人 们习惯性地只把文学翻译视作孕育翻译大师的土壤,但内行深知,许多非 文学类翻译的艰难并不在文学翻译之下,而且能否准确达意,更具实际后果。非文学类翻译领域,同样需要大师,同样应当给有成就、有贡献 者相称的尊重和荣誉——现在该重新定义“翻译大师”了。
如今90%以上是非文学类翻译

傅雷、梁实秋、朱生豪、杨宪益 等等文学翻译大师的名字,为人们熟知。不过,如果今天一说“大师”就只想到文学翻译,那说明 你对翻译这个行业的认知“落伍”了。

上海翻 译家协会副会长、上海外 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院长柴明颎告诉记者,根据国 际上的粗略统计,目前90%以上译者所做的,都是非文学类翻译,从字斟 句酌务求严密的法律典籍,到表述 微妙暗藏机关的外交文件;从专业 艰深的科技论文,到类型 复杂的商务文本……随着全球化进程加快,非文学 类翻译的量日长夜大。这一来,文学翻 译在翻译总量中所占的比例已不足10%。我们或许能据此预计,今后的 翻译大师将可能产生于科技类、法律类 甚至商务类翻译领域。

接受采访时,柴明颎 案头正放着一整套中国申办世博会的官方文件,像大辞 典那样厚厚一摞。这套文 本由上海外国语大学翻译专业的老师们承担翻译,最大难 点是其中涉及专业术语无数,需要一 一找到与中文对应的外语惯用词汇,以求准确规范。

柴明颎说,与文学翻译相比,非文学类翻译“深入”于各个专业领域,与普通 公众的距离较远,所以译 者的知名度不可能高。“比如我 们如今都受惠于高新技术,而科技 的发展离不开充分的跨国交流,众多译 者为此付出自己独特的辛劳,但谁知 道他们的名字啊?”

翻译界 眼下已向专业细分发展

翻译行业正在“结构转型”,大量需 要既精通某些专业又擅长翻译的“复合型”人才。

“很多人以为,外语不错,中文也不错,就能当翻译了——这是公 众包括高校外语教学对翻译的最大误解!”沪上翻 译界一位资深专家告诉记者,目前我 国高校英语系每年的毕业生约有12万人,尽管能通过考级、考证,顺利毕了业,但鲜有 人能直接胜任翻译工作。“识英文,但缺乏专业知识,是这些 学生的最大硬伤!因为眼下的翻译界,已经向专业细分发展。”

比如,英语系 毕业生涉足法律翻译,不仅英 语基础要打得极好,中文功底也要好,还必须 懂法律专业知识——但只接 受过一些专业训练,翻出来 的法律文件仍会错误百出:或用词不精当,造成译 本上的法律漏洞;或用词过于书面化,别人难看懂……法律英 语的翻译孰优孰劣,有一套 非常明确而完备的标准。译文做到准确、简洁、规范,是这个 专业领域翻译的最大难点。

上外高 级翻译学院专门培养职业翻译。柴明颎介绍说:他们只招研究生,能考上的学生,英语学得都不错,但刚上 手时翻译的文本、文件,远远不 能达到职业翻译的要求,必须在求学期间经受“千锤百炼”。

“翻译是 一个很专业的领域,判断一 个译者是否合格、优秀,标尺是 他翻译的作品是否符合行业规范。”在柴明颎看来,非文学 类翻译领域如果要遴选“大师”,那标准 必定与文学翻译有很大不同。

“翻译中国”或将依靠跨界合作

杨宪益先生离去,留给人 们的最大担心是:今后还 有谁能像他那样“翻译中国”。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杨先生‘翻译中国’的成就 给了后人一个启示——成功的翻译需要合作。”杨宪益 和他的英国夫人戴乃迭合作翻译的全本《红楼梦》,正是“合作翻译”的典范。

其实,在各个专门领域,成功的 译作也有赖于翻译和各行当专家的合作。上外高 翻学院眼下正在翻译联合国环境署的一些官方文本,其中涉及大量化学、管理、政治等 学科和领域的专业知识。译者不 仅需要自己补课,必要时 得邀请专业人士加入合作。

翻译界 人士还有个说法:随着老 一辈翻译家离去,一个时代已然终结,未来中 国的传统典籍要借助翻译“走出去”,其途径 极可能是多环节的分工合作——先由文 史专家把典籍的文言文译成现代汉语,再由翻译译成外语,最后,还需由 外国专家矫正表述、润色文字。

  本报记者 樊丽萍

友情链接:    万利分分彩   东豪棋牌   东豪棋牌   网络彩票   811彩票